【做主播要娱乐大众】评论:解决劣迹艺人问题须倚赖专业话语


发布时间:2020-10-20 03:15:07 阅读量:358 作者:昕宇

无论“黄”还是“毒”,都是极为复杂且危害性极大的社会现象,一旦将这类话题在民众心中固化成了打趣和调侃的对象,就等于给“违法”与“失德”松了绑做主播要娱乐大众。长此下去,贻害无穷。其实不独劣迹艺人事件,放眼当下社会舆论的总体面貌,都存在着专业话语缺失的问题。舆论的层次是丰富而细腻的,在国有属性与商业逻辑之间,理应为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预留深度讨论的空间。故而,对劣迹艺人加以批判乃至抵制,固然是媒体的公共属性使然,但要彻底解决这一问题,还须倚赖真正意义上的深度讨论。社会学、法学、传播学、教育学等领域的专业人士不应失声,更不应加入恣情狂欢的队伍,使此类话题进一步被娱乐化。而对于相关管理部门来说,除了在现有制度框架内严格执法外,也应该多咨询相关行业的专家,将精力更多地投入到扎实的社会调查与分析工作当中。这是科学的态度、理性的态度,也是从根本上解决劣迹艺人及其负面社会影响的有效途径。

近半年来,艺人涉黄、毒事件不断跃入民众视野。如果说当初李代沫因吸毒而星途陨落令人们唏嘘叹惋,新近的王全安招嫖事件则更像一场网民的戏谑狂欢。短短时间,为何民众对劣迹艺人的态度发生了如此耐人寻味的转变?类似事件层出不穷当然是一个原因——见怪不怪了。而更深层的原因,则是媒体环境对此类事件缺乏真正的、系统性的反思。

在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国家,媒体都兼有两种属性:一为商业属性,即媒体是从事经营行为的企业;二是公共属性,即媒体作为拥有面向海量受众的传播机构,必须在法律和道德的框架内承担相应的社会职责。在我国,媒体最主要的属性当属公共属性。然而,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在市场化浪潮的影响下,媒体机构的运作却总是受制于商业的逻辑。于是,在这种逻辑支配下,一些媒体出现了问题丛生的“软性”领域,对社会责任的履行却时常被简化为对宣传政策的执行。比起那些传媒业更加成熟的国家,我国媒体在规范性领域存在一些问题,值得反思,比如对社会道德问题的缄口不语或态度暧昧即是其中之一。

具体到报道评论一系列涉黄、涉毒艺人事件,我们不难发现,部分媒体持有多少有些疏离的态度:一方面,用空话、套话去谴责此类“罪行”,为其贴上一个个十分正确却不太走心的标签;另一方面,真正的社会、文化和法治意义上的严肃讨论却频频缺席,这实际上相当于纵容民众在互联网上对当事明星进行调侃和揶揄,最终的结果是将如此严肃的法律、道德失范事件转变成了新的娱乐话题。在柯震东与房祖名吸毒事件中,这一趋势体现得最为明显。

专业、理性的媒介话语资源的匮乏,是当下舆论对黄赌毒及其社会影响缺乏严肃认识及系统反思的主要原因。在宏大道德框架和草根式的狂欢情绪之间,出现了一个令人遗憾的真空地带。例如,为什么媒体机构对于违法或失德艺人的抵制会在很多国家成为惯例?这样的行为在法律、道德和社会治理的层面上有哪些依据?应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令深受这些偶像艺人影响的青少年免受其影响?如何在机制上尽可能减小此类事件出现的可能性?这些都是更急迫也更现实的问题。但对这些问题的严肃探讨大多被淹没在全民娱乐的洪流中了。

于是,我们所面临的情况是:舆论缺乏力度,使劣迹艺人并未感受到“真正的威胁”,导致类似事件一起接着一起地发生;民众在同类事件的反复冲击下,由震惊到习以为常,再到将其干脆当成热闹来看,严肃、理性的思考变少了;而管理部门采取种种手段对此类行径予以曝光和严惩,但政令的贯彻执行尚需时日,无法取得立竿见影的成效。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讲师)

“丛林家族”再战无人岛,经过马达加斯加的磨练以及回国特训,大家的经验、技能已全面升级做主播要娱乐大众。登上瓦努阿图克里克里岛后,大家立刻有条不紊地寻找合适的营地,随后分成小队行动。黄子韬、童菲组成觅食二人组,黄子韬木棒逮螃蟹,童菲徒手抓海参,“丛林家族”立刻收获了第一批食物。建筑部长小沈阳发挥超强动手能力,利用石块、树枝快速做好了灶台,紧接着与李亚鹏、邢傲伟共同搭建房屋。接下来便是生火的难题,在马达加斯加蟒蛇岛求生时,“丛林家族”的打火机、打火石均被没收,钻木取火失败导致了全员空腹两日。在那之后由于黄子韬、孙艺洲顺利完成了荒岛寻宝任务,“丛林家族”获得了打火石的使用权。在克里克里岛上,族长吴奇隆展现生火技能,用打火石生火一次成功,顺利攻克生火难题。

十个章节的表演中,舞者们通过富有生活情趣和青春气息的现代舞表演,将生活化场景融入舞蹈中,让观众自在联想,体会现代舞魅力。

著名导演郑晓龙,加上一线女演员周迅,电视剧《红高粱》创作班底十分强大,这也给了赵冬苓很大信心,“我觉得我们这个是将来有重大影响力的作品做主播要娱乐大众。”

两人分手传闻这两天引发网友热议,关于分手原因更是多种多样,还有人曝出因为张馨予劈腿男演员霍建华才导致分手的结局。对于种种传闻,张馨予在声明中并没有正面回应,只称“爱情是双方的,如果出现不能在一起前行的问题就可以选择分手,不要再欺骗和耽误”。

胶河疏港物流园区政策研究室主任郭星月透露,电视剧《红高粱》拍摄基地的红高粱占地420多亩,莫言获奖后,当地政府扩大红高粱的种植规模,整个莫言的家乡种植红高粱足足有3200多亩。 要不是莫言获诺奖,“我们村也不会种这么多红高粱”。 由于今年的红高粱有人专门打理,长势喜人。

身穿黑色长礼服的白百何昨日一个人快速地走完了红毯,而在主持人采访环节,白百何一开口便对武汉的观众说道:“无锡的朋友,大家好。”让一旁的主持人都呆了,看到主持人的表情,发现自己口误的白百何马上改口,“不好意思,是武汉的朋友。”(记者 刘宇)

宁静51人帮唱团艳压全场 刘恺威形单影只嘉宾仍是迷侗族大歌是我国历史悠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本季作为宁静的帮唱嘉宾,来自侗族大歌艺术团的51位乡亲都穿着精美绝伦的侗族盛装。宁静的声调婉转悠扬,侗族大歌的旋律优美动听,“人声阿卡贝拉”的和声扣人心弦,更让人感动。黄子佼说这首《好花红》就是今年的欢乐神曲。在场的嘉宾也都受到感染,纷纷上台和侗族乡亲们跳起舞来。这波“大规模”助攻能否送宁静登上歌王宝座呢?

事件 艺人 媒体

上一篇: 邓超缺席影版《奔跑吧!兄弟》 片方:因档期冲突

下一篇: "晶刚"婚礼被指是"好生意" 收礼总价超3000万

网友评论:

来自安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爱情是一种奥妙,在爱情中出现籍口时,籍口就是籍口,显然已经没有热情的籍口而已,来无影,去无踪。如果爱情消逝,一方以任何理由强求再得,这,正如强收覆水一样的不明事理。回复


来自揭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最伤心的事不过是高估了自己在你心里的份量,当你走掉后,我才醒悟过来,原来我只是陪衬的一位,谁都可以代替的一位。回复


来自汉中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不要对我说:苦难净化心灵,悲剧使人崇高。默默之中,苦难磨钝了多少敏感的心灵,悲剧毁灭了多少失意的英雄。何必用舞台上的绘声绘色,来掩盖生活中的无声无息!回复


来自临湘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喜欢上你,并不是你长的好不好看的原因,而是你在特殊的时间里给了我别人给不了的感觉,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回复


来自锦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爱情从来没有两全其美,只有两败俱伤。回复


来自介休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晴天适合相见,雨天适合思念。回复


来自营口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每个人就像是一个纸杯,知识涵养像杯里的水。别人不会看到你杯子里的水,别人看到的只是溢出的那一点点。当你内涵溢出的时候,自然会被发现。回复


来自盘锦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没有人能找到一个完全与理想中一样的另一半,基于你的善良,努力,等待,外在抑或其他,老天会给你一个“看起来像那个人"的人,但接触后你会发现也许除了第一印象,其他都不尽相同。你不能因此放弃换一个,而要携手解决这些问题。老天让我们因彼此优点在一起,就是让我们与彼此的缺点生活下去。回复


来自平顶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8

麻木人生,不再期待有风景。命运由不得自己选择,生命之绳牵制在别人手中,高低沉浮由不得自己平衡。女人生来就是悲剧。回复


来自云浮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8

如果不能打破心的禁锢,即使给你整个天空,你也找不到自由的感觉。回复


霍尊、丫蛋进入《国色天香》总决赛

历经12周,天津卫视《国色天香》上周六播出了半决赛,霍尊、丫蛋、张远进入《国色天香》总决赛,本周六,三人将角逐最后的冠军名衔。包括本报记者在内的全国50家媒体记...

2020-10-24
张家辉不愿老婆关咏荷拍吻戏:我可

电影《激战》屡创佳绩,上映32日已累积4100万元票房,前晚第二次举行庆功会,导演林超贤、张家辉及彭于晏等演员均有出席。现场,张家辉问彭于晏支持台湾片还是港产片...

2020-10-24
《生活大爆炸》3主演片酬暴涨 单

《生活大爆炸》剧照《生活大爆炸》本该于7月底开始第八季的拍摄,但由于几位主演因薪酬太低罢工,新一季将被延后。日前,加薪风波终于有了结果,据悉,新合约中,帕森斯、...

2020-10-24
郭富城罕见开口称“想婚了” 希望

郭富城2015年认爱小23岁的嫩模方媛(Moka)。他日前在香港红磡体育馆开演唱会,现场他除了感性向一路支持自己的歌迷道谢外,也透露自己“想婚了”的念头。他在演...

2020-10-24
吴奇隆情路坎坷 传曾与徐若瑄热恋

徐若瑄徐若瑄刚出道时曾是“少女队”团员,与同公司的吴奇隆有很多接触。这段恋情让徐若瑄在多年后提及仍难掩心伤,并自曝出吴奇隆是她的初吻对象。据悉两人分手的原因是因...

2020-10-23
董卿缺席我要上春晚 传想离职央视

央视开始录制今年《我要上春晚》第一期节目,但主持人董卿不知去向。有消息称她想要离开央视,但央视不放人。京华时报记者从节目组了解到,当天《我要上春晚》的录制由娄乃...

2020-10-23
许志安郑秀文被曝明年完婚 已开始

许志安和郑秀文恋情于1991年曝光,22年来离离合合,2004年正式宣布分手,之后保持好朋友关系,两人身边亦曾经有另一半出现。不过,在缘分牵引下,2011年两人...

2020-10-22
郑爽变身“好学宝宝” 《这就是铁

由郑爽、张一山、吴尊,撒贝宁带领的四支铁甲战队再次集结。在优酷《这就是铁甲》第二集里,四位战队经理人各自战队组建完成,即将迎来第一次的“自由搏击战”。战队初建 ...

2020-10-22